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文化 > 兰台史话
毛泽东在中央苏区最后一次亲自指挥的战役――乐安宜黄战役

发布时间:2019-07-03 来源:

1932年6月,蒋介石利用各苏区和红军之间联系不易、配合较差的弱点,采取逐次转移重点和兵力,实施各个击破。先集中63万兵力进攻鄂豫皖、湘鄂西苏区,得手之后,再移兵南下,会同南方各省军阀部队夹攻中央苏区。

    针对蒋介石开始部署的第四次“围剿”,从6月下旬至8月中下旬,红一方面军开始第四次反“围剿”的前期战斗。其中著名的就有贯彻“向北发展”方针而发起的乐安宜黄战役。

    1932年8月初,红一方面军总部在兴国竹坝召开军事会议。接着苏区中央局召开兴国会议。这两个会议决定,红军主力北上,消灭乐安、宜黄、永丰之敌。8月8日,中革军委向红一、三、五军团下达中央局关于发起乐安宜黄战役的决定。

    8月中旬初,红一、三、五军团分别从兴国等地出发北上,于14日到达乐安县招携和宜黄县境内。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在招携列宁小学召开了军事会议,商讨攻城部署。中共乐安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和独立团负责人应邀出席了会议。15日上午11时,毛泽东、朱德在招携签发了《红一方面军攻击乐安的命令》,《命令》决定第一军团为攻城主力,林彪担任攻城总指挥。

    踞守乐安县城的是国民党军高树勋的第27师吕如珂旅2团1营,近3000人。守敌在城外正面阵地上,从东门到南门一线,构筑了3座坚固的碉堡,并以壕沟相连通。

    16时5时许,攻城战斗打响了。红军以猛烈的炮火,向敌人发起正面强攻。毛泽东、周恩来、朱德迎着硝烟战火,策马来到攻城前线指挥所—丁家脑山岭上。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总部首长相互交换了意见,达成这样的共识:如果红军要从南门正面强攻,必将造成重大伤亡。只有北门城墙较低,且附近姜家岭高地上与城头互成犄角之势。若出一支奇兵,攻其不备,迅速夺取高地,掩护冲锋,北门可望首先突破……

    朱德总司令立即在前线指挥所召开紧急会议,调整作战方案。第四军第十师、十一师佯攻南门,以山炮的威力继续给敌人造成正面强攻的错觉;第三军及总部特务营移于东门一带,抢占有利地形,等待总攻号令;第二十二军3个师及乐安地方武装秘密迂回到北门附近,待机攻城,从侧后突破;第十一军第三十师为预备队。

    17时拂晓,在南门外阵地上,担任攻城总指挥的林彪,命令炮兵营长赵章成连发3炮,击中敌指挥所,城墙被炸开一个缺口。担任佯攻的战士在机枪掩护下,潮水般地冲进敌军阵地,与敌展开白刃战。敌前沿阵地全线崩溃,纷纷丢弃外围据点,争相逃入城内。

    此时,朱德总司令发出了总攻的命令,红军指战员乘胜猛追,直逼乐安城下。

    正在这时,空中传来两架敌机的“隆隆”轰鸣声,这是从樟树方向飞来增援的。它们低空盘旋,几乎贴近城墙、房屋,投下的炸弹给已攻入城墙下的红军战士造成不少伤亡,更重要的是使我部队攻城受阻。

    红军战士迅速用敌军的旗号伪装起来。五班班长,红军神枪手王根生独自爬上树梢,借助浓郁的枝叶作掩护,将步枪架在树杈上,反复观察敌机飞行的路线、时间、速度,反复调整射击位置。当敌机再次出现在几乎平行的视线 内,他屏住呼吸,果断地扣动机关:“砰”!只见敌机冒出一股黑烟,向北窜出,摔落在距县城北部40里的马蹄潭沙洲上。另一架飞机怆惶北逃。

    国民党军慌了阵脚,旅长吕如珂急忙调北门守军增援南门一线,只以少数兵力防范北门。这时早已隐蔽在北门外的红二十二军和乐安独立团,乘隙对北门发起猛攻,在预备队第三十一师的配合下,迅速占领了姜家岭高地,尔后以排山倒海之势,从高地冲杀下来,与敌浴血奋战。上午9时许,红军顺利突破北门之后,随即向各处守敌展开巷战,与城外攻城部队前后夹攻,敌军腹背受敌,纷纷缴械投降。

    这次战役,全歼守敌吕如珂2团1营近3000人,从旅长到伙夫无一漏网,缴获枪支2000多支,机枪10余挺,迫击炮10余门,无线电机1部;第一次,也是在中央苏区唯一一次用步枪击落敌机1架。

    时任国民党乐安县长的吴重威,吓得躲在民房里,待红军撤走后才敢出来。虽走出民房,但县长的位子却因“守士失职”,而由他人取代。第27师师长高树勋,因防守不力,失陷城池,遭“免职查办”。

    乐安战役结束的第二天(8月18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率部挥师宜黄县城。20日夜破城而入,取得了宜黄战役的胜利。

    这也是毛泽东在中央苏区最后一次亲自指挥的战役。在1932年10月的宁都会议上,临时中央撤销了毛泽东的红军总政委职务,剥夺了毛泽东对红军的领导和指挥权。从此,毛泽东在中央苏区一直从事苏维埃政府的工作,直至长征。 (乐安县档案局 根据馆藏文史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