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文化 > 兰台史话
投笔从戎报国心 赣水滔滔排浊浪--陈奇涵将军脱离国民党始末

发布时间:2019-06-06 来源:

据省档案馆馆藏《访问陈奇涵同志的记录稿》中记载“我们从广东来江西的时候,赣东赣南都没有党的组织,就是赣西有党,当时我们就是先与赣西党接上关系的,赣西不但吉安有,而且泰和、万安都有党组织。后来赣东、赣南都是由我们这批人去发展党的。”陈奇涵将军曾经是黄埔军校的教官,后来怎么会回江西发展党组织呢?

                                                                                  离乡从军 艰苦磨炼

    陈奇涵(1897年—198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897年8月出生在著名的“将军县”江西兴国县坝南村一个普通的客家农民家庭。

    1916年陈奇涵中学毕业后,和几个同学在兴国创办了一所小学,免费招收工农子弟,每天教书育人。在“五四”新思潮的影响和激励下,面对北洋军阀的专制统治和横征暴敛,陈奇涵终于醒悟到:“教育救国”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他毅然决定投笔从戎,另找出路。

    1919年6月,一个细雨蒙蒙的清晨,一个清瘦的身影在赣南丘陵起伏的红土地上疾步穿行,头也不回地向南走去。他,就是陈奇涵。为了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他只身南下广东,投考滇军云南讲武堂韶关分校,被顺利录取。

    1920年间,陈奇涵又转入护国军第二讲武堂,后进入赣军。在此前后,马克思主义理论开始在中国广泛传播,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鼓舞与影响了许多革命者。陈奇涵如饥似渴地阅读革命书刊,秉烛于房内,舞剑于屋前,寻求救民的真谛,并自觉接受艰苦的军事训练。

    1924年因不满军阀混战而脱离赣军,投奔广东革命政府,被任命为广州警卫军讲武堂区队长。这时,广州已成为国民革命的根据地。不久前召开的国民党“一大”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广州到处呈现出一派革命的景象。

                                                                              黄埔入党 人生转折

    1925年初,陈奇涵转入黄埔军校。他先担任该校第三期学生总队第一大队第三队上尉连长,后担任少校政治大队长(营长)。这个时期是陈奇涵一生的转折点。

    陈奇涵在黄埔军校工作积极,热忱待人,为人耿直,深得学员的爱戴。他开始有计划地阅读革命理论书刊。每逢星期日便去东皋大道农民运动讲习所聆听毛泽东、周恩来、肖楚女、恽代英等同志的政治专题报告。在这里,陈奇涵直接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逐步接受了共产主义人生观,走上了与工农相结合的革命道路。他立志为民众谋解放,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

    周恩来领导的“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是黄埔军校的一个进步团体组织。陈奇涵在此结识了周恩来、聂荣臻等人,并积极参加该组织的活动,进行了反对国民党右派组织“孙文主义学会”和反对“戴季陶主义”的政治斗争。然而,当他郑重地向党组织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时,有人却对陈奇涵有偏见,认为陈奇涵是旧军队出身的军官,需要考验,迟迟不予接受。

    陈奇涵拍案而起,毅然表示:“入不了党,我就回家修水利、种稻田!”他的好友陈赓、许继慎都是中共党员,非常了解陈奇涵的脾气和为人,也都为陈奇涵入党一事抱不平。时值国共两党合作,比较起来,国民党人多势众,且以革命正统自居,而共产党则人少势单,许多军官先后投奔了国民党,可陈奇涵偏偏选择了共产党,难得啊!我们怎能就因为他是旧军官而将他拒之门外呢?

    一天傍晚,太阳西下,霞光映照着珠江两岸,陈赓、许继慎邀请陈奇涵一起来到珠江边,三人边走边谈。陈赓、许继慎说:“奇涵兄,我们志同道合,今天就结个兄弟,为了解放民众,革命到底,死不回头。”三双有力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1925年2月,经陈赓、许继慎介绍,陈奇涵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陈奇涵在《自传)中无怨无悔地说:“这个时期,是我一生中的转折点,从旧军队生活走上了为民众解放而奋斗的光明大道。以后,我在这条革命道路上从未退缩过。”

                                                                           从粤返赣 立志革命

    那么陈奇涵是如何同国民党彻底决裂的呢?时间来到1926年3月,担任黄埔军校校长兼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的蒋介石,为了打击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迫使共产党退出黄埔军校和第一军,有预谋地挑起“中山舰事件”。接着又有恃无恐,向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提出了限制共产党人在国民党中活动的《整理党务案》。

    5月15日至22日,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在蒋介石等右派的实际操纵下,在广州召开。会议选举蒋介石担任首次会议的执行主席。会议期间,蒋介石抛出了他精心炮制的“整理党务案”,从党务方面向共产党发动新的进攻,以篡夺国民党的党权。

    “整理党务”提案就其核心内容来说,就是要限制共产党员在国民党各高级党部中不得占委员总数1/3以上,共产党员不得当中央各部部长,国民党员不得加入共产党,共产党须将加入国民党的党员名单交国民党中央主席保存,共产党对加入国民党的党员的指示须先提交国共两党联席会议通过才能下达,等等。显然,蒋介石及其一伙制造“整理党务案”,其目的“完全打压共产党”。

    对蒋介石等右派制造的这一新的反共事件,毛泽东、邓颖超等共产党人和与会的国民党左派代表何香凝、柳亚子、彭泽民等,都竭力反对。但在苏联顾问鲍罗廷、张国焘的影响下,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中的共产党员,“对于此项议案并未表示异议”。整理党务案被顺利通过了。这是中国共产党在党务上的大让步。

    蒋介石的“提案”被通过后,陈独秀等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写信给国民党中央,说什么整理党务案是“贵党内部问题,无论如何决定,他党均无权赞否。”由于陈独秀等人的妥协退步,蒋介石的反共阴谋又一次得逞。“整理党务案”通过后,原来担任国民党中央部长职务的共产党员,其中包括组织部部长谭平山,农民部部长林伯渠,宣传部代理部长毛泽东,无一例外,全部辞职,大部分都换上了国民党右派政客,蒋介石自己则当上了组织部长(不久即由陈果夫接任)和新设立的军人部长。从此,在国民党中央各部门的领导机构中,以蒋介石为首的右派分子占据了极大优势,而共产党在党务方面则毫无地位了。

    珠江之畔风云突变,历史处在一个转折点上。陈奇涵此刻也面临着人生的重要抉择。此时,他已是黄埔军校少校军官,随后蒋介石又请陈奇涵担任他的侍从室主任,如果脱离势单力薄的共产党,留在占统治地位的国民党内,则待遇丰厚不言而喻,飞黄腾达也指日可待。但陈奇涵不改初衷,毅然保留共产党员的党籍,宁愿丢掉高官厚禄,而去承担清贫和风险。随后,陈奇涵立定革命志向,毅然辞去官职,秘密接受党的指示,离开黄埔军校,返回故乡。从那以后,他脱下皮鞋换上草鞋,走上了与工农运动相结合的道路,成了坚强的革命军人。 (综合调研处 何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