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文化 > 兰台史话
湘赣边区袁水分区抗日挺进第一师创建人:谭斌与熊官盛

发布时间:2017-08-18 来源:

新余市档案馆珍藏的革命历史档案中,有湘赣边区袁水分区抗日挺进第一师两位创建人谭斌与熊官盛的来往书信,其中有一封是熊官盛给谭斌的复信。 

(此信是1944年6月21日熊官盛被国民党新余县政府囚禁时给关押在泰和地方法院看守所的谭斌的复信,内容为:“斌好弟:你的来信读悉,关于这些胜利消息,我早知之,并有朋友早来告诉我,故我总急于想办法,早脱狱苦,献身民族利益上,捐躯抗日战场上,才不辜负我平生之抱负……”)
谭斌(1916—1945), 又名谭新林、谭克,新余市水西镇安和村人。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7岁在村里读私塾,4年后辍学,在家帮助父亲种田。1930年夏,谭斌刚14岁便加入苏维埃少先队,参加送信、站岗、放哨等活动。1932年5月加入地方游击队后,编在分宜中心县游击第一大队一排一班。1934年2月,第一大队到永新县改编,谭斌编入红十七师五十一团一营一连任排长。6月间,红十七师与国民党军队陈光中部在永新打了一仗,谭斌指挥一个排,不仅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牵制敌人的任务,而且抓住战机,主动出击,缴枪60余支,受到师部的奖励。10月,谭斌随部参加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历任二军团六师十六团六营五连连长、医院警备营营长、二方面军三十二军九十六师警备营营长。1936年6月,谭斌被选送到抗大第一期学习。
  1940年8月初,谭斌奉命回家乡开展敌后抗日活动,不几天,国民党新余县政府以“奸党”罪将谭捕捉,他在狱中虽受尽酷刑,仍坚贞不屈。恰与熊官盛(原中共新余中心区委书记)关在一起,两个革命者在短暂的时间内建立了革命友谊,敌人在抓不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于9月25日释放了谭斌。1942年秋,谭斌由表兄介绍,充任上饶专区第六区保安司令部副官。1943年1月,谭斌乘专员夏承钢病亡之机,携两支短枪和一万元款项到峡江仁和圩,开设花布店,秘密进行抗日革命活动。1943年3月8日,在峡江水边被乡公所逮捕。后被关押到泰和地方法院看守所,看守所用各种残酷刑罚,如大石压腿、头脚倒悬、烙铁烧身、戴16斤重的脚镣等,想迫使谭斌屈服,但丝毫动摇不了他的意志。他在狱中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坚持学习,在日记中写道:我准备以满腔热血为救国救民而洒尽;我的心如明月一样皎洁,我要用我的光明之心去改造黑暗的社会。他经常用各种方式教育启发难友,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和战胜敌人的勇气。他说,铁窗是造就伟人的大学,希望同难者忍受着目前痛苦,冲破那黑暗势力,光明的大道就在前面。越王勾践以国王之尊,卧薪尝胆,抱火握冰,天天过着刻苦耐劳的生活,最终实现了灭吴的宏愿,我们是革命志士,还有什么不能战胜的困难!1944年12月26日,日军进犯泰和,迁驻泰和的国民党省政府官员已是一片混乱,谭斌在难友的帮助下越狱,回到家乡安和村。
  熊官盛(1911—1945),字苏民,号振中,新余市良山镇天水江村人。18岁在南昌从师学画时,因从事革命活动,被国民党逮捕押回新余县囚禁。1930年出狱后,继续参加革命,历任中共新余县东区区委组织部长、北路独立团某连宣传队长、连政治指导员。红军长征时,熊官盛因脚负伤,留下坚持地方游击斗争。1938年3月中共新余区委成立(8月改为中心区委),熊官盛任区委书记。年底,又在天水江召开党员大会,宋良瑞、熊官盛等20余人参加了会议,着重讨论了进一步秘密联络同志,恢复组织活动,充任国民党的保甲长,以保甲长的身份开展党的工作等问题。1939年12月9日,国民党新余县政府诬陷熊官盛、王显元结伙抢劫,熊官盛第二次被逮捕入狱。在狱中他常与谭斌书信来往,探讨革命理论,抒发报国豪情。1944年6月21日给谭斌的信中云:我多么想早脱狱苦,献身民族利益,捐躯抗日战场。1944年10月,在人民群众的大力声援下,国民党新余县政府被迫释放了他。
1945年元月初,出狱不久的谭斌便急于找他的狱中难友熊官盛,共同商讨成立抗日武装组织,他们多次在天水江等地碰头研究,商议联络革命同志,筹建地方武装,开展抗日活动。2月16日,议定成立湘赣边区袁水分区抗日挺进第一师,熊官盛为政委,谭斌为师长。3月4日,熊官盛病逝,时年34岁。4月21日,谭斌在东边乡排里村召集欧阳广发、万南来、戚友灿等20多人开会,正式成立湘赣边区袁水分区抗日挺进第一师,谭斌任师长。会上拟定了“挺进师”宣言,宣布了“挺进师”的抗日宗旨和纪律。谭斌在会上慷慨陈词:我的皮肤准备为革命破,我的肉体准备为革命烂,我的筋骨准备为革命断,我的鲜血准备为革命流。在4—6月间,谭斌率领“挺进师”活跃在新余、峡江、分宜、清江、上高、高安一带,涂写“要想驱逐倭寇,就要起来革命”、“团结抗日,减租减息”等革命标语,打击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教育国民党士兵要爱国爱民。峡江县政府驻仁和圩的一个警察班,和当地一个姓胡的土豪勾结在一起,胡作非为,作恶多端,群众视他们为瘟疫,无不切齿痛恨。谭斌知道后,于5月带领战士们缴了警察班的枪弹,枪毙了土豪胡老板。清江县黄土岗驻扎着国民党一个工兵连,他们拉夫勒款、奸淫抢劫、宿娼吸毒,搞得这一带鸡飞狗叫,民不聊生。谭斌带领宋菊香、艾作星两战士化装成买卖人,先到黄土岗摸清情况和选择进攻路线,途中得知黄土岗又驻扎了一部分国民党军队,此时,两名战士即提出返回。可是,胆大心细的谭斌说:“我们不能消灭他们,也要摸摸他们的底细,吓唬吓唬他们,教训教训他们”。到了黄土岗,通过一道道岗哨,走进司令部,迎面来了一个团级官阶的军官,谭斌亮出了“刘华”的身份证。军官摸不清底细,被谭斌器宇轩然、威风凛凛的风度吓懵了,以为面前站着的是真的鼎鼎大名的四川情报组组长,于是忙着点头哈腰,端茶递烟。谭斌坐定后,正颜厉色地对那位军官说:“我来此地已好几天了,了解到你的部下军纪很成问题。当此抗日救国之时,奉劝老兄,你要好生管束部下”。说完扬长而去。不久,那位工兵连连长受到了撤职处分,士兵的举动也有所收敛。
  “挺进师”不断发展壮大,青年农民纷纷参加。6月,“挺进师”发展到130余人,有步枪110支,机枪两挺。7月,队伍壮大到近300人。
  1945年7月27日(旧历六月十九日),谭斌在东边乡皂元村被万南来、戚友灿(后叛变)枪杀,时年29岁,解放后被追认为革命列士。